服务热线
400-621-6806

周一至周六

8:00-18:00

在线客服
销售支持二维码
 

文档下载

联系我们

服务电话:400-621-6806

地址:天津市武清区国际企业社区A5号楼四层,301700

邮箱:info@kmdbioscience.com

在线留言

  •   
  •   
  •   
  • 看不清
促甲状腺激素、三碘甲状腺原氨酸及甲状腺素

促甲状腺激素(Thyroid stimulating hormone,TSH)由垂体前叶分泌,在促进甲状腺激素合成及释放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。作为甲状腺功能亢进症和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特异性生物标志物,TSH含有211个氨基酸,其中糖类约占15%,由 A和B两条肽链组成。

三碘甲状腺原氨酸(T3)激素也与甲状腺相关,65%左右由甲状腺直接分泌 ,剩余的35%由T4在外周组织中脱碘形成,分子量约为650,是一种半抗原小分子物质。三碘甲状腺原氨酸几平参与身体的每一个生理过程,句括生长发育、新陈代谢、调节体温和心率等。

甲状腺素(T4)是甲状腺滤泡合成的一种激索,分子量为777 Da,分泌主要受下丘脑-脑垂体-甲状腺轴的调节。在垂体促甲状腺激素的刺激下,甲状腺球蛋白水解并释放T4进入血液,血液中99.97%的T4与甲状腺结合球蛋白或甲状腺结合前蛋白结合,0.03%以游离态存在。游离状态存在的甲状腺素(FT4)与非游离状态的甲状腺素的总和称为总甲状腺素(TT4)。

卡梅德生物(KMD Bioscience)作为体外诊断原料供应商,连续几年为IVD行业提供高质量的诊断用抗原和抗体原料,适用于流式、胶体金、化学发光、免疫比浊等多种检测平台。卡梅德的抗体诊断原料、抗原诊断原料在研发与生产阶段严格监控各流程,并分析抗体/抗原的性能指标(特异性、活性、稳定性等),保证了IVD原料的批间/内差小、线性范围宽、稳定性好、灵敏度高等特点。

 

卡梅德生物(KMD Bioscience)可以提供的TSH, T3, T4相关试剂列表:

编号

产品名称

物种

宿主

应用

规格

询价

SMAG3196

L-Thyroxine (T4) / 甲状腺素(T4

   

WB; ELISA; Immunogen; POCT

50ug, 100ug, 500ug

询价

PA248

Mouse Anti-Human T3 Monoclonal Antibody (Detection/Capture)

Human

Mouse

LFIA (Lateral-Flow Immunochromatographic Assay), CLIA (Chemiluminescence Immunoassay), ELISA

1mg

询价

PA249

Mouse Anti-Human T4 Monoclonal Antibody (Detection/Capture)

Human

Mouse

LFIA (Lateral-Flow Immunochromatographic Assay), CLIA (Chemiluminescence Immunoassay), ELISA

1mg

询价

PA250

Mouse Anti-Human TSH Monoclonal Antibody (Capture)

Human

Mouse

LFIA (Lateral-Flow Immunochromatographic Assay), CLIA (Chemiluminescence Immunoassay), ELISA

1mg

询价

PA251

Mouse Anti-Human TSH Monoclonal Antibody (Detection)

Human

Mouse

LFIA (Lateral-Flow Immunochromatographic Assay), CLIA (Chemiluminescence Immunoassay), ELISA

1mg

询价

SMAG3270

Human T3-BSA Antigen (Capture/Detection)

Human

 

LFIA (Lateral-Flow Immunochromatographic Assay), CLIA (Chemiluminescence Immunoassay), ELISA

1mg

询价

SMAG3271

Human T4-BSA Antigen (Capture/Detection)

Human

 

LFIA (Lateral-Flow Immunochromatographic Assay), ELISA

1mg

询价

 

TSH和抗体介导的TSHR激活

 

机体受到刺激时,下丘脑释放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 (TRH),同时,TRH的分泌进一步刺激垂体释放TSH。TSH激活甲状腺细胞上表达的G蛋白偶联促甲状腺激素受体 (TSHR) ,进而调节甲状腺激素的合成。

TSH 为糖蛋白激素家族中的一员,此家族还包含促卵泡激素 (FSH)、促黄体生成素(LH)和绒毛膜促性腺激素 (CG)2。TSHR 和相关的糖蛋白激素受体包含亮氨酸重复结构域 (LRRD)、铰链区和跨膜结构域 (TMD)。其中,TSHR α亚基可以从β亚基中解离出来,成为抗原,进一步被免疫系统识别并产生自身抗体。激活TSHR的自身抗体,包括M22,会增加甲状腺激素的异常分泌并导致 Graves病和眼眶病;抑制TSHR的自身抗体,如 K1-70,会抑制甲状腺激素分泌从而导致甲状腺功能减退。

 

TSH与T3、T4的生物学功能

 

促甲状腺激素(TSH)在甲状腺细胞的增殖和生长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,除此之外,TSH参与甲状腺血液供应以及甲状腺激素的合成和分泌,在维持机体的甲状腺功能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。

三碘甲状腺原氨酸(T3)稳定血液中甲状腺激素的水平。三碘甲状腺原氨酸(T3)在人体内约99.7%与甲状腺激素结合蛋白(TBG)特异性结合,剩下的0.3%以游离的形式存在。只有游离的T3(FT3)具有代谢活性,能较确切地反映甲状腺的功能状态及其他对人体机能的影响,游离态T3与结合态之和总称为总T3(TT3)。T3的产生被促甲状腺激素(TSH)激活之后,T3释放进入血液中,血浆中T3浓度升高会抑制垂体前叶促甲状腺激素(TSH)的产生,随后T3的浓度降低,脑垂体前叶TSH的释放增加。T3通过这一个反馈调节稳定了血液中甲状腺激素的水平。

甲状腺素(T4)是甲状腺分泌的主要产物,可用于甲亢、原发性和继发性甲减的诊断以及TSH抑制治疗。

 

TSH与T3、T4的关系

 

促甲状腺激素(TSH)对甲状腺的功能起到了全面的促进作用,在此之前, TSH会促进甲状腺激素的释放,而在之后,则会促进T4、T3的合成,具体表现在加强碘泵活性,增强过氧化物酶活性,促进甲状腺球蛋白合成及酪氨酸酸碘化等方面。结果表明: TSH可促进上皮细胞的代谢,并可引起上皮细胞中的核酸、蛋白等物质的产生,并可引起上皮细胞的高度增殖,进而引起腺体的体积增大。腺垂体可以分泌 TSH,它受到了由下丘脑分泌的促甲状腺激素释放激素(TRH)的促进性影响,而在另外一个方面,它还受到了T3、T4反馈性的抑制作用,这两种物质可以相互拮抗。这些细胞构成了“下丘脑-腺垂体-甲状腺”的中枢。通常,腺垂体-甲状腺轴反馈性调控是由下丘脑分泌 TRH的多少来决定的。TRH分泌越多,血液中T3和T4的调节点就越高,如果T3和T4的调节值超过这个调节值,就会反馈性地抑制 TSH的分泌,降低其对 TRH的敏感性,使得血液中T3和T4的水平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。低温等外部刺激通过下丘脑分泌 TRH,通过腺-垂体轴,增加血液中T3和T4浓度。故应将T3、T4与超敏 TSH相结合,作为甲状腺功能检查的首选方法。

图1 TSH、T3以及T4的关系

 

卡梅德生物在单克隆抗体药物的研究有着多年的经验,卡梅德生物汇聚了一批在单克隆抗体领域有着先进技术的科学家,致力于为客户的药物研究提供良好的服务。我们的单抗药物采用重组抗体技术开发,使用与治疗性抗体相同的序列,并经过测试以确保与相同的靶分子特异性结合,是药物研究或分析开发的合适选择。我们提供的抗体产品全部经过严格的QC验证,所有抗体均经过严格检测,以确保高纯度和高质量。